最新皇冠备用|美国最年轻女议员是如何诞生的

2020-01-11 11:26:20

最新皇冠备用|美国最年轻女议员是如何诞生的

最新皇冠备用,亚历山大·奥卡西奥 - 科特兹

科特兹取得惊人胜利

2018 年 6 月 26 日,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在初选中击败了纽约市的众议员约瑟夫·克劳利,让人震惊不已,因为克劳利是民主党重要领导人之一,曾被认为在竞选中必胜无疑。

克劳利,56 岁,来自纽约市皇后区的现任众议员,历任众议员10 届之久,是激烈的特朗普抨击者,他是民主党稳定的筹款人,一些人认为,他会成为未来的众议院议长。

他的落选,使得众议院中没有明显可能的人选去接替众议员佩洛西,成为民主党的领导人。此外还暴露出党内的分歧日益加深。随着自由派在初选中展示实力,民主党建制派被迫支持大政府政策,如全民医保和保障就业。

克劳利在纽约第 14 国会选区的竞选曾显现出脆弱的迹象。他败选后,《纽约时报》社论说,由于近乎傲慢,他进行了一场没有生机的竞选,并且指出,他只和对手辩论过一次。

科特兹,29 岁,来自纽约市布朗克斯区,是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组织的成员,并得到了该组织的支持。她进行着一场低预算的竞选,克劳利的竞选资金是科特兹的 18倍,但在初选中科特兹却取得了惊人的胜利。

2018 年 6 月初她对媒体说:“我们的国家处于自行运转的状态,我们一直在被动接受所发生的一切。而这个国家正在发生的事情表明,我们需要新的领导,民主党需要新的领导,这个国家需要新的领导。”

她的竞选政纲包括撤销海关执法局,禁止“攻击性武器”,充分保障就业和 15 美元的最低工资,还有针对所有人的医疗保险。

最近她去了得克萨斯州的贝尼洛,抗议美墨边境的父母与孩子相分离的政策。“我们用一场运动,打败一个机制,这也正是今天我们所做的。” 科特兹说,“美国工薪阶层需要一个明确的捍卫者,并且 2018 年的道德明确度没有什么激进之处。”

她的胜利被拿来与 2014 年众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埃里克·坎托输给不知名的戴夫·布拉特相比较,她的胜选也给佩洛西带来了问题。

“短期来看,佩洛西可能把一个(党内)潜在挑战者,从她的名单上划掉(即少一个竞争对手)。但从大局来看,对现在的民主党领导层不会有好处。”吉姆·纽维尔在《石板》杂志上如此写道,“尽管位高权重,克劳利却被淘汰,这是因为代际改变的诉求。对不待见(年事已高的)佩洛西的人来说,这无疑成为其他领导人也应该效仿的理由。”

政治新闻网写道:“虽然佩洛西的一个竞争对手被打败了,但是科特兹的当选,提醒人们民主党最高领导层需要做出代际改变。”并且她的胜选可能会让“党内温和派不寒而栗”。

艰辛生活经历成竞选卖点

在称她大部分时间生活在富裕的纽约市韦斯特切斯特郡的爆料出现后,科特兹生活艰辛的个人经历遭到质疑。虽然出生于布朗克斯区,且现在也住这里,但县土地交易记录显示,她的已故父亲于 1991 年在韦斯特切斯特郡买下了一栋古朴的房子,有 3 间卧室,那一年她才2 岁。

很明显,这一事实与该候选人的官方个人经历相矛盾,其官方个人经历说 20 世纪八九十年代布朗克斯区的公立学校状况堪忧,使得她的父母想尝试其他选择,于是她来到了 40 分钟车程之外的韦斯特切斯特上学,每天坐 40 分钟车往返于家与学校。

有媒体要求科特兹对此作出解释时,她没有立即答复。在初选击败现任众议员克劳利之前,科特兹默默无闻,她把自己艰辛的生活经历当作竞选卖点。

纽约的第 14 国会选区,包括布朗克斯和皇后区的部分地区,大多倾向于民主党,在这里,她被看好在 11 月的大选中稳操胜券,最终赢得众议院席位。

科特兹出生于 1989 年,其父生于纽约市,母亲是波多黎各人。她父亲曾是一家建筑公司的建筑师和首席执行官,在 2008 年因肺癌不幸去世。科特兹的传记将她的父亲描述为“小企业主”。“她在一个工薪阶层的家庭中长大,母亲在家操持家务,每个家庭成员都参与到家族企业中来。”传记说。

最初,这个年轻的家庭住在帕特切斯特,这是一个由布朗克斯区的 171 栋中等高度的楼房组成的社区。科特兹大约 5 岁的时候,她一家搬到韦斯特切斯特,这个细节传记没有提及。

《纽约时报》对她母亲布兰卡·奥卡西奥·科特兹的采访证实了这次搬家的时间,但该报道并没谈及与其传记中的差异。这栋在韦斯特切斯特郡的房子,只有一层,带有地下室,2016 年以 355000美元的价格卖掉了。根据最新的人口普查数据,该地区的年收入中位数为 116741 美元,而布朗克斯区的帕特切斯特社区的年收入中位数为 48315 美元。

“即使在那时,她也很清楚,一个孩子出生地的邮政编码在很多时候决定了他的命运。” 科特兹的官方传记这样写道。

在韦斯特切斯特郡的约克镇高中就读期间,科特兹参加了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展览会,在那里她的微生物学项目获得了第二名。作为奖励 , 麻省理工学院的林肯实验室以她的名字命名了一颗小行星:奥卡西奥·科特兹 23238。

得知父亲去世的噩耗时,科特兹还是波士顿大学的经济学与国际关系专业的大一学生。她说,父亲在金融危机期间过世,没有留下遗嘱,她家的房子那时处于止赎的边缘。房子还是卖了,现在她住回到布朗克斯区的那套公寓里,5 岁前她就一直住那里。

在接受一个电视节目采访时,科特兹说:“我母亲做家政,开校车,我家的房子处于止赎边缘时,我开始去酒吧工作做服务员。”科特兹还说,读大学期间,她曾以自愿者身份为参议员泰德·肯尼迪工作,在那里,她爱上了社区工作,担负移民案件工作及处理对外事务。毕业后,她回到纽约布朗克斯,在那里创办了布朗克斯街出版社,从城区找设计师、画家、写手,在儿童故事书里描绘布朗克斯阳光的一面。

之前未担任过政治职务

初选之前,科特兹参加过的最大的政治活动是帮助伯尼·桑德斯2016 年总统候选人提名竞选,但这次竞选以失败告终。可这不是她参加的唯一的政治活动。同年,她参加了达科特州立岩镇反对链接输油管道的抗议活动,并去到密西根的弗林特——左翼人士抗议有毒公共供水的中心。

2017 年,她参加了抗议玛利亚飓风的守夜活动,她声称,这场飓风夺去了她远在波多黎各的祖父的生命。之后,她回到曼哈顿联合广场附近的一家新潮的墨西哥餐馆继续工作。正是在那工作期间,她接到了曾一起参与桑德斯竞选的同伴的电话,问她是否愿意参选纽约第 14 国会选区的众议员。而在这以前,她从未担任过任何民选职务,也没钱去做民意调查,况且克劳利是纽约有权势的民主党大佬之一,有望进入民主党核心领导层。

但是,科特兹却以谦卑低调的方式击败了强大的克劳利。她说,这场竞选始于 10 个月前,利用下班后的时间,自己拿着个纸袋子,去街头分发推介自己的竞选传单。她的家人帮着给她拍竞选广告。她说,她不会用公司企业的钱竞选,把克劳利描绘成建制派,使得克劳利大于自己的 18 倍的竞选资金不那么占优势。而她与克劳利对决的竞选也没有得到媒体的密切关注,所以,当科特兹以压倒性优势击败克劳利时,政治观察者对此大为震惊。

之前科特兹在布朗克斯区的餐馆、酒吧打工帮助她的单亲母亲维持生计。2018 年 11 月 7 日上午,她却赢得了第 14 国会选区的众议员竞选,这标志着新一波进步民主党人戏剧性的胜利。现在,政坛人士科特兹击败了其共和党对手帕帕斯,成为美国众议院史上最年轻的议员。

这位从未担任过政治职务的纽约人在激动人心的胜选演说中说道:“今晚我们创造了历史。普通人聚集起来,并意识到,他们所有的行动,无论大小,都是有力量的,有价值的并且能带来持续改变的。只有这样,类似于我的胜选才有可能。”

“我无法用语言对每位组织者、每位小额捐款人、每位工薪阶层父母及追梦人,表达我的感激之情。的确如此,这不是一次竞选,一次投票,而是一场运动,一场争取社会、经济及种族正义的更大的运动。”科特兹接着说,“不要因为战斗太大(难度太大)而放弃,今天我的胜选就证明了这一点,我们最缺的不是资源,而是政治勇气与道德想象力。”

来源-《清风》杂志

译 _ 苏四清

  • 上一篇:「精彩瞬间」 卡莎团战精彩发挥 斩获四杀拿下比赛
  • 下一篇:科创实力排名:北京第一 抵1.5个上海3个深圳

  • Copyright 2018-2019 chinacopia.com 博狗开户 Inc. All Rights Reserved.